您的位置:首页  »  【叹息的蔷薇】(14)作者:墨染空城


             第十四章争分夺秒

  「陈总,你千万不要被她的花言巧语给蒙蔽了啊,这种女孩子我见得多了,不是图你的钱就是把你当备胎,搞不好还同时脚踩两条船。你还是趁早跟她划清界限为好,省得夜长梦多。」小李苦口婆心的说。

  「你又不知道内情,瞎嚷嚷什么!」陈总心想依晗这会还在房间里呢,可别让她给听见了。

  「还真是当局者迷,看样子你真是陷得太深了。虽说依晗身材确实挺诱人的,但你要重新找一个比她好的也不是不可能。你之前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因为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所以一直不肯开始新的感情,要不然我手上有一堆的好牌呢,包准有一款能让你满意的。话说,依晗到哪去了?难道是回学校了?咦,房间里怎么有股奇怪的味道,就好像是……」

  陈总忽然发现依晗的内裤还掉落在地板上,神色一阵慌乱,赶紧偷偷地用脚后跟将它拨到了沙发底下,「别说个没完没了的,去给我倒杯红酒,一晚上啥也没喝呢。」陈总坐到了沙发上,他必须转移话题,要不然这小子很快就会顺藤摸瓜找到点什么。

  小李对陈总家早已是熟门熟路,到酒柜取出红酒倒了两杯,他递了一杯给陈总,大摇大摆地坐到了沙发上,还盘起了二郎腿,两人干了一杯。

  「陈总,你还记得去年公司举办的中秋晚会么?当时人事部的林经理还一直对你暗送秋波呢。依晗长得挺清纯,而且波涛汹涌的,不过跟林经理一比还是逊色了不少,依晗的身高是硬伤啊,这个无解。你看林经理那气质、那双大长腿,还有对衣着的品味,就连我看了都有些心动。我担保只要明天在公司放出点风声说你失恋了,她很快就会主动缠上你,嘿嘿。」小李一打开话匣子又有点收不住了,完全没有注意到陈总不停的对他打着眼色。

  「你踢我干什么?难道我有说错么?像依晗这种大学都还没毕业的小女生,她根本就……根本就是相当的单纯,我觉得你跟她实在是太合适啦!」小李忽然察觉到身后有一股强烈的杀气,极时的悬崖勒马调转了口风。

  一阵清香扑面,依晗一边用毛巾擦拭着湿渌渌的长发,一边慢悠悠地从小李身旁走过,亲昵地坐到了陈总的旁边,双眼冷冷的注视着小李,「看样子你对我是相当的了解嘛,我确实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哈。」

  依晗刚从浴室里出来,身上穿着陈总的浴衣。由于她身材娇小,衣袖盖过了手掌,衣摆也遮到了小腿上,显得她愈发的娇俏可爱,就像一个绒布公仔。虽然她把自己包得密密实实,但坐下的时候,还是不小心露出了半边洁白光滑的大腿。
  小李紧张的咽了下口水,脸上笑容显得有些僵硬,「依晗,我刚才是在跟陈总开玩笑呢,也是想试探一下他对你到底痴情到了哪种地步。结果很明显啊,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动摇你俩之间纯真的感情,他对你的爱绝对是天地可鉴日月可表,你们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哎呦,那我可实在是担当不起,像我这种无耻的女人,又是小短腿,陈总怎么可能会看得上眼呢,我还是快点从你们这对好基友的面前消失吧!让你们激情四射慢慢聊个通宵!」得罪了女人可是很恐怖的,特别是在她的情郎面前说她的坏话。

  依晗站起来假装要离开,陈总赶紧拉住她拼命的说着好话,心想她该不会真的在吃两个男人的醋吧?

  小李吓得脸都绿了,显然陈总跟依晗已经和好如初,他进来之前两人明显正在亲热,恰好被自己给打断了他俩的性致,这是多么严重的罪行啊,难怪走进房间闻到了一股男女交欢留下的暧昧味道。

  欲求不满的女人是最可怕的,更何况自己还在背后说她坏话,依晗现在心中一定恨透了自己。陈总现在显然对她是言听计从,如果被依晗吹点枕边风,以后自己在公司可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小李三两步跑到酒柜前取出红酒,小心翼翼的倒了一杯举到依晗面前,「依晗,我知道之前是我错怪你了,更不该在背后议论你,请你原谅我这一回。」
  依晗哼的一声把头转到了另一边,气鼓鼓的不去搭理他。陈总在旁边不断的替小李求情,解释说他也是出于对自己的义气,正所谓不知者无罪嘛。

  小李端着酒杯跑到另一边,单膝下跪再次把红酒双手递到她面前,一脸的严肃,「依晗,哦不,嫂子,请你喝了这一杯!要不然我就长跪不起!」

  依晗板着脸坚持还不到两秒,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看在陈总替你求情的份上,我就原谅你这一次!」说完接过了酒杯,三个人干了一杯。小李这才暗暗的长出了口气,看来「嫂子」这个词果然收到了奇效!

  因为依晗刚才转了个身,衣摆有些分开了,小李又是蹲在她面前,依稀看到了她的下身,居然没穿内裤?虽然背着光,还是能隐约看到中间那条惹人犯罪的玉缝……小李顿时大脑充血,呼吸好像都要停止了,赶紧把视线转移到另一边,心脏还扑通扑通的跳动个不停。

  陈总这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他大至的说了一下,小李这才恍然大悟,连声说着对不起。依晗原本就是挺豁达的一个人,她也喜欢小李的率直和风趣,怎么说小李也算是他俩的半个红娘呢,所以很快气就消了,还跟小李谈笑风生的。
  依晗忽然皱着眉头摸了摸肚子,「哲航,人家到现在晚饭都还没吃呢,感觉好饿!」

  陈总搂着她的肩膀一脸的关切之色,「哎呀,我居然把这事给忘了,都怪我不好,我马上去给你煮点吃的。额……我出差之前把冰箱里的东西都给清空了,啥也没剩下……」

  「我马上出去给你买点吃的,很快就回来!」小李终于找到了巴结依晗的大好机会,也不等他们答应,飞一般就从他俩的眼前消失了。

  大门刚刚关上,陈总已经把依晗搂到怀里热吻了起来,两人压抑了许久的欲望瞬间再一次暴发了。陈总把手伸到浴衣里抚摸了好一阵,这才发现依晗里面光溜溜的啥也没穿,这才想到她的小内裤还在沙发底下呢。

  依晗在他怀里轻轻扭动着,嘴里呻吟个不停,脸上更是春潮涌动,双眼仿佛要滴出水来,「亲爱的,人家身体好热,好难受,现在就要!」一边说一边把手伸进陈总的裤子里。

  陈总叹了口气,「可是、可是小李待会还要回来呢。」

  「距离这里最近的小吃店有多远?」依晗眨了眨眼睛。

  陈总思索了一下,「十几分钟的路程吧,他去取车加上来回的时间,估计要半小时以上。咦?」两人的眼睛同时亮了起来。

  「给你半个钟头够么?我可不知道做爱的具体时间有多长,这完全取决于你……的小弟弟是否争气,听说有人五分钟不到就乖乖缴械投降了哦,嘻嘻,人家那里可是很紧的哦,你撑得住吗?」依晗调皮的看着他。

  「好啊,你居然敢小看我,马上就让你见识我的厉害!」陈总抱起依晗跑进了卧室,一把将她摔到了床上,三两下把自己脱光了。依晗也知道时间宝贵,心里只想着直奔主题,再也不要拖延片刻。依晗把腰带一拉,浴衣被扔到了地板上。
  依晗玉体横陈地躺在床上,凤眼含春,摆出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

  「晗晗,你还饿着肚子呢,经得起我的折腾嘛?要不还是晚点再说?」陈总犹豫了一下,这时候总得体现出点男人的温柔,不能表现得太过急色。

  「等等等,还要人家等到什么时候?我没事,反正只是躺在床上任你搞,嘻嘻,需要耗费体力的可是你哦!快点,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依晗深情的望着他。
  这时候说什么话都是多余的,更不需要多余的肢体动作,他们必须抓紧时间!而且两人的前奏时间从机场算起到现在已经够长了,要不是中途被小李打断,说不定现在已经是梅开二度了。

  陈总既紧张又兴奋,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握着阴茎,将胀得浑圆的龟头顶进了梦寐以求的小穴之中。依晗期待的眼神中还带着一丝的恐惧,拼命把双腿张到最大,希望可以减轻破处的疼痛感。

  龟头刚进入阴道,敏感的先头部队已经遭遇到敌人顽强的狙击,一张薄而带有韧性的东西阻挡住了小和尚的去路。陈总脸现喜色,双手抓紧依晗的胯部,腰部用力往前一顶……依晗哎呦一声叫出声来,双手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眉心微皱,额头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陈总吓了一跳,瞬间有些慌了手脚,不自觉地将阴茎从小穴之中退了出来,他仔细看了看,上面并没有沾着血迹啊,心里不由得有些七上八下的。

  「对不起晗晗,是不是弄疼你了?我已经很小心了,要不然你先休息一会……」陈总有些惶恐的说道。

  「讨厌,好不容易进来了干嘛还出去?待会人家岂不是还得再疼一次!快点啦,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说完依晗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看到依晗天真烂漫的笑容,陈总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他点了点头,心中暗暗给自己打气,弟弟,这回你可不能再给哥丢脸了,怎么可以临阵退缩呢,男人就应该勇往直前才行,要不然会让女生看不起的。

  陈总再一次把龟头顶进了阴道,咬起牙关一鼓作气往前猛冲,再也不管身下的女友是否承受得起了。这次那张碍事的处女膜稍作抵抗之后,很快就全军溃败落荒而逃,毕竟之前只是螳臂当车,如何能够抵挡历史前进的车轮?龟头微一停顿,瞬间长驱直入,啧一声进去了大半根!

  依晗呀的一声尖叫,银牙紧咬着下唇,腰起上身,双手紧紧抓住陈总的手腕,「疼疼……你轻一点啊,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那么突然就闯进来,人家会受不了的,你先不要动好不好……」

  陈总内心一阵狂喜,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历时大半年,我终于成功夺取了敌人的阵地,得到了她的第一次,从今往后,依晗永远都只属于我,无论是她的内心还是她的身体!今晚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我会永远记住这一天!
  陈总怜惜的望着依晗,俯下身子,吻去她脸颊上的泪水,在她耳边诉说着动人的情话,一只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乳房,「晗晗,我可以继续吗?」

  依晗深情的注视着陈总,微微点了点头,跟陈总热吻在了一起。陈总下身运动了起来,肉棒在依晗紧致的小穴里进进出出,里边一层层的肉芽迅速地包夹上来,将肉棒紧紧地吸住了,每次拉出来都能感觉到明显的吸力,就好像里面是真空的一般。

  这馒头B果然与众不同啊,比我之前干过的所有女人都紧,都要美妙,虽然阴道潮湿滑腻,龟头还是能清楚感觉到里边的褶皱,感觉到那种层层推进,进去越深就越有神秘感,就像在曲径通幽的溶洞之中来往穿梭,让人流连忘返,永远的沉溺其中无法抽身了。

  陈总兴奋地抽动个不停,下面的依晗可就不那么享受了,她双手紧紧抱着陈总,指甲都掐进了陈总背部的肌肤,牙齿轻咬着他的肩膀。原来这就是做爱啊,他的棒棒好硬好粗啊,把我下面撑得好难受,还有点火辣辣的疼痛,不过好充实。感觉人体真的好神奇,男女的身体简直就是上天的杰作,居然能够搭配得天衣无缝,就像是量身定做的一般。

  我今晚终于成为哲航的女人了,我很开心,这应该是我梦寐以求的结果。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内心深处隐约带着一丝的不安,我在担心什么呢?哲航显然就是那个值得我托付终身的男人,我内心为何还会那么的慌乱呢?

  陈总因为激动抽插得很快,小和尚在阴道中任意驰骋甚为得意,有种一马平川的感觉!无奈乐极生悲,陈总忽然感觉到龟头一阵麻痒,不好,我就快要射了,我平时自制力不会这么差啊,这才抽动没多久啊?我现在射出来的话依晗一定会笑话我的,第一次做爱决不能让她失望,她都还没有体验过做爱而产生高潮的快感呢!无论如何我也要坚持下去,弟弟你一定要给我挺住啊!

  陈总心里非常清楚,第一次做爱对女人有着多么重要的意义,这是她们一辈子都会铭刻在内心深处的东西,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

  陈总赶紧拔出了龟头已经胀得发紫的肉棒,坐直了身体,又深深吸了几口气,尽量转移内心的注意力,不要去想眼前的东西,让热情稍稍冷却一些。嗯,最近那个林总老是跟我作对,显然他也盯上了总经理的位子,他能力虽然不如我,但是他的后台比较硬,我当初考虑到武汉发展也不完全是因为依晗,也是为了避其锋芒,开展曲线救国,迂回攻击的战术。

  依晗一双大眼睛莫名其妙的望着陈总,轻轻撑起了上半身,一只手臂下意识地遮挡住那对丰满的乳房,「讨厌,你搞到一半突然愣在那发呆干嘛?做事情怎么可以三心二意的,人家才刚刚找到点感觉了呢?还不快点趁热打铁,嘻嘻。」依晗假装生气的说,眼神里充满热切的期盼。

  陈总尴尬一笑,低头看着黏糊糊的阴茎上边还沾着不少的血丝,内心感到一阵满足,依晗没有骗我,她果然还是一个原封不动的处女,是我将她变为了一个真正的女人,她跟前男友果然是清白的。

  陈总把手指伸到她的阴户上假意按摩了几下,「你刚刚体验了人生第一次性爱,我怕你太辛苦,所以先出来让你可以缓口气。」陈总老脸一红,他为自己这段苍白的借口而感到愧疚。

  「哎呀,没想到陈总还那么懂得怜香惜玉呀?刚才你不是插得很痛快嘛?频率那么快,一点也不顾人家死活,搞得人家眼泪都掉下来了,里面现在还痛痛呢。」依晗白了他一眼,脸上却是风情万种,没有一丝的生气。

  陈总歉然一笑,把手指从她小穴中抽了出来,只见指尖上还沾着不少斑斑落红,依晗的阴户上边也是红通通的,显然刚刚经历了一场疾风暴雨的洗礼,原本紧致无比的阴唇微微向外张开着,好像在等待着男人的又一次临幸。

  经过短短几分钟的缓冲,陈总感觉肉棒稍微软了一些,下身不再憋得那么难受了,应该可以再坚持一会。他伸手把依晗拉了起来,「其实我是想换个体位,想试试从后面干你!」

  依晗脸一红,「坏蛋,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怎么可能轻易就放过人家。」话没说完已经温顺地转过了身,让雪白的屁股完全展现在陈总面前。

  陈总移到她屁股前边,双眼放着光,双手不停抚摸着她丰满的臀部,一边欣赏着她迷人的小穴和神秘的菊花,内心一阵冲动,心想哪天要能再玩玩她的屁眼那就真的死而无憾了。

  陈总一直想要体验一下A片中开后门的感觉,平时做大保健的时候又觉得那些技师不够干净,就算带套也不想爆她们的菊,这回看到依晗那干净粉嫩的菊花,居然再次萌发了变态的欲望。

  陈总当然明白现在绝不是爆菊的最好时机,先把依晗侍候舒服才是最重要的,一定要给她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才行。

  依晗回过头来怨怼的望了他一眼,「坏家伙,还不快点进来,咱们没时间啦!你今晚怎么磨磨蹭蹭的,跟平时急色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快点进来,人家那里难受。」

  陈总扶着她的小蛮腰,将肉棒往里一顶,「哦」,陈总内心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这后入的感觉更加的美妙啊,除了比传教士身位更紧,还带来了强烈的征服感,就好像古代的女人做爱时都不能面对自己的丈夫,以此来显示那个年代男权的绝对统治地位。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