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苏珊的堕落】(1-2)作者:雪0133

 
               苏珊的堕落
 
  
 字数:6600
 
  *********************************** 
  内容介绍:一对年轻夫妻想把他们的性兴奋推至极限,他们原以为这是他们 想要的。但意外的弯路把他们带入羞辱,堕落,疼痛和强制奴役的不归路。 
  *********************************** 
                第一章
 
  苏珊。班克斯,29岁,始终保持着模特般的身材,在她结婚前还是少女的时 候一直梦想着做一名模特。
 
  她唯一的缺点(如果你称它为缺点的话)就是她的胸部,对于当今的大多数 骨感的时尚模特来说过大了。她跟人们说她不想做泳衣模特等那类不正常的职业, 其实如果她的家人或朋友们以后不会发现的话她绝对会抢下这种机会。她经常想 象着成千上万的男人看着她的身体照片手淫的状况下面就湿了。
 
  事实上这种照片从未实现,因为她有着严格的家教,而且身边从来没有人支 持过她这种有伤风化的想法。
 
  直到她遇见鲍勃。很难说他们是一对完美夫妻,因为鲍勃有点工作狂,但是 在他的普通外表下,苏看到了他不同于别人的地方。鲍勃是个有很多主意的人, 经常是有违常规的主意,甚至敢于承担风险。苏珊以前的小镇男友都是些很保守 的人,大都中规中矩。鲍勃身上有着一些苏珊从未经历过的东西。
 
  鲍勃和苏珊约会一年后就结婚了。苏珊很庆幸她的父母都不在世,不然他们 不会同意她嫁给一个年长她8 岁的离异男人。他们经常会因为她的交往对象和她 的行为举止而和她发生争执,甚至直到她20岁了还是如此。
 
  主要原因在于苏珊年长十岁的姐姐吉尔,她18岁离开小镇,很快就怀孕了, 之后未婚,却有一个小女儿。吉尔的父母很受打击,从此不再和她说话。但是她 妈妈死的时候请求苏珊联系她的姐姐并且永远照顾她。所以她们姐妹很亲密,虽 然她们距离200 多英里的路程。
 
  鲍勃和苏结婚后,开始的一年半当然是很幸福的。直到鲍勃进入管理岗位后, 他的工作侵占婚姻的时间也越来越多。
 
  他们都明显地感觉到了他们婚姻的问题。鲍勃不会再让自己的又一次婚姻失 败了,所以他们开始探讨怎样给婚姻加点料。这可是苏珊梦寐以求的机会。她开 始直言她对一些脱离常规的性行为的想法,很快他们就开始计划了。
 
  第一步是苏给自己买些挑逗性的衣服。鲍勃对苏的这个主意并不感到惊讶, 事实上他告诉她去买些淫荡的。他们去购物中心那天有趣而刺激。苏珊不敢相信 开车去的路上她的内裤有多湿。他们不敢去自己城镇的购物中心,所以去了南边 18英里以外的布鲁克观光区。
 
  挑选合适的「装备」成了他俩的竞争。首先苏珊试穿了件红色薄纱鸡尾酒礼 服,短到只差3 英寸就露底。鲍勃说,露一下两个大甜瓜怎样。他拿起一件黑色 的几乎一样的短的礼服,但前面大开口,能露出足够多的乳沟的。当苏穿上它的 时候几乎立刻达到高潮,她大胆得走出更衣室让鲍勃看,显然鲍勃看到第一眼就 硬了,想象着她穿着它到公共场所去。
 
  苏觉得该她秀一下勇气了。「怎么啦,老公,怕你的宝贝露的太多你退缩了 啊?」
 
  鲍勃说:「我跟你说,淫荡老婆,你回更衣室去,我挑两件。你可以选一件 穿着回家,不准反悔,行不?」
 
  苏珊笑了。这正是她想要体验的刺激,放荡,性感,绝对淫荡。
 
  她不禁用指头自慰,一边等待着鲍勃的挑选。刚高潮完,鲍勃就敲门了。苏 伸手去拿衣服。鲍勃要求到:「不,把你来时穿的衣服给我。」几秒后,她递出 了她的裙子和衬衣。但鲍勃并没给她衣服:「我的是你来时穿的所有衣服。」 
  「我都给你了啊。」她说,对他的计划有点担心。
 
  「不啊,没都给。」鲍勃说。
 
  很显然他想要什么。很快,胸罩和内裤也飞出去了。「鞋呢?」她挑衅地问。 
  他说鞋也要脱。
 
  他要干什么啊,这是服装店,不是鞋店,但是她不要做今天退缩的那位。 
  最后她丈夫把他刚挑的两件衣服递给了她。苏珊立刻注意到它们的布好少。 
  第一件是白色的pvc 礼服。她努力地把它套上,镜子里的形象让她激动不已。
 
  衣料紧紧地包裹在身上,显示出她身上的每条曲线。显然这件塑制服装在设 计方面是要求和内衣一起穿的,因为她的大奶好像只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白色颜料, 而且衣服的紧度把左右两奶挤在一起,营造出深深地沟。
 
  但最坏的是下摆太紧太短,充分暴露出她的光屁股,下边仅仅在她赤裸的屄 下方一点点。她的乳头和乳晕在薄薄的拉紧的塑料膜下显而易见,取决于她的动 作,她下体黑三角也会如此。
 
  鲍勃偷笑着听到他老婆挫败的叹息和抱怨声。
 
  第二件苏看来不过是一堆鲜红的带子。吊带上装只能遮住大概三分之一的乳 房,没有背和侧面,下摆和那件一样短,腿前还开缝,不穿内裤的话,一步迈错 了,一条缝就会张开,露出她的裸下体。苏试穿前注意到了衣服的型号是4 ,她 记得告诉鲍勃拿6 号的。
 
  「啊,亲爱的,这些衣服怎么都小两号,是不是你弄错了啊?」
 
  「我的骚宝贝,你和我说的,我可以选任何衣服,而且你说你都能处理的来 啊,所以选一件做我的荡妇吧,哈哈。」
 
  苏咬紧了嘴唇,但是这种兴奋和刺激都是她想要得到的,她现在确实感觉到 了。她穿着白色pvc 走了出去,转身给鲍勃看,不甘示弱地说道:「你介意我们
 两件都买不,我可不想每次出去都穿一样的衣服。」
 
  她老公震惊了,他确信他故意挑的那些淫荡服装会让她放弃这个游戏,承认 他赢了。没想到她进一步地挑战他。
 
  「现在如果给我鞋子我们就可以走了。」她淫荡地笑着。
 
  「我的天,」鲍勃不禁想:「她真的愿意穿着那件衣服走出商店去购物。」 
  他被她的大胆震惊了,但是她得意的笑再次激发了他。
 
  「我相信这附近有鞋店可以买到配这件衣服的细高跟。你干嘛不在商店前面 等我,我来付款。」
 
  鲍勃和苏那夜像十几岁的年轻人一样疯狂做爱。实际上他们等不及18英里的 路程,在开车回去的路上,苏就给他口交了一次,鲍勃只坚持了一会就射了。 
  他们都记着鞋店那个年轻男店员的表情。苏坐在他面前的椅子上,短裙边卷 到了她大腿上,他能无遮挡地看到她的裸屄,她一共试了6 双鞋,买下一双5 英
 尺的系带高跟和6 英尺高的针腿高跟,她穿着站立都困难。
 
 鲍勃和苏珊都不得不承认那天是他们决定找点刺激以来几个月里最兴奋的一 
  天,苏珊很高兴鲍勃不只是理解她表现一点她狂野的一面的愿望,而且是她 扮演淫荡版苏珊的热情参与者。
 
  下一步对他们而言都很显然。苏珊穿着她红色的性感服装,越是照镜子,越 发现这件衣服有多暴露。她只记得是无背装,没发现后面这么低,她屁股缝的上 边都露出来了。他们计划去一家普通酒吧展示,这么大的乳房,以及那些可能暴 露她裸屄的衣服缝隙,她有很多要担心,一定会觉得刺激。
 
  但是那夜结束后,苏珊和鲍勃说她很失望。当然她赢得很多男人的目光和性 饥渴的凝视。当她被看的时候,她的阴道羞耻地汩汩流水,以至于她和鲍勃都闻 到了她下体的芬香。但是就像她想告诉鲍勃的,在很多方面这和在商店里暴露没 什么两样,她觉得她像杂志上的模特,被展示,欲求,或许成为手淫对象,但是 是不能被触摸,因为她丈夫就和她一起坐在桌边。
 
  「你的意思是你想被陌生人触摸?」鲍勃问。
 
  虽然对此有些不安,但苏珊经常幻想被她丈夫以外的人触摸。也许是来自一 个进攻性的舞伴,也许是在酒吧里任别人的手做些超越平常的冒险。但并不希望 更进一步了,而且她知道丈夫正在看着她,那该多兴奋啊。
 
  问题是鲍勃问这个问题时的眼神,看起来如果她大声说是会让他大受打击, 但是她不想让这个表达自己的机会溜掉。
 
  「呃——,我觉得我能应付。我的意思是跳舞有很多身体接触,我得承认我 想看看我是不是可以接受。」
 
  鲍勃沉默了15-20 秒,但是就好像一个世纪似的。最终他说:「好吧。穿成
 那样还装作孤单太说不过去了,只是希望一旦他发现你的骚逼有多湿或者你的乳 头有多硬,你能制止他进一步的行动。」
 
  苏珊沉默了几秒。她想,鲍勃已经想到别人的手摸我的屄或者奶子,这可比 我原以为他第一次能接受的尺度大多了。突然她准备更进一步:「那我呢?」 
  「你什么?」「我的意思是我能摸他不?我的意思是你能接受吗?」她有些 结巴地问。
 
  这次鲍勃的回答则很迅速。「我猜我可以吧。我的意思是你是这场秀的明星 啊,再说你不能像个充气娃娃似的干坐着。」
 
  这下一切都说明白了。苏珊现在觉得下体好湿,她拽下鲍勃的裤子,给他口 交并吞咽了精液,这可是她从没做过的。
 
                第二章
 
  这个星期似乎过得很漫长。周五晚上苏珊再次穿上了那件红礼服。她的理论 是这件礼服使他人更容易接触她身体的所有重要部位,不像那件白色的,主要是 展示她的身体。
 
  鲍勃和苏珊都问了对方几乎五六次是否他们觉得这个计划可以,都需要别人 进一步的肯定。计划是鲍勃先进入休息室,大概15分钟后苏珊进来,她来决定占 一个桌子还是小间,从而既方便发生一些行为,也能在她丈夫的视野以内。问题 是他们不了解那个地方的布局,因为为了避免遇见当地朋友或鲍勃公司的人,他 们又来到18英里外的布鲁克观光区。
 
  苏珊给了鲍勃一个长吻并感谢他允许她这么做。「不,谢谢你。」鲍勃指了 指他裤子前的大包,说:「我肯定你能回家后好好谢我,呵呵。」他眨了下眼, 下了车。
 
  苏珊坐在那里紧张得扭着自己的手,深呼吸着。她知道她非常想这么做,可 是这确实有点太越界。要是能控制自己的阴道的抽搐,她怕她还没下车就已经高 潮了。
 
  终于她打开了车门。「好吧,同志们,我来了。」她自言自语道,细高跟敲 打在柏油车道上一路叮叮作响。
 
  她的第一印象是这不是个上等的休息室。并不是说这里有多邋遢,只不过不 是很有品位的那种场所。这里没有隔间,都是单跟杆支撑的高圆桌和高椅子。她 很快意识到她不能做这种椅子,因为裙子上缝隙很容易暴露她的下面。
 
  他们出门的时候,鲍勃告诉她她穿的比基尼内裤不属于装束的一部分,如果 她要做「荡妇苏珊」,就必须遵循当时买的衣服。她知道这将使事情难10倍,可 是她不能表现出任何的忧虑,不然她丈夫可能改变主意。
 
  她对座位的选择很快就有人为她决定了,两个大概30多岁的男人在她一进来 时就看到了她,邀请她过去坐。没意料到发生这样的事,苏珊飞蛾扑火般走了过 去。
 
  「好的,宝贝。你想喝点什么?」
 
  苏珊看着色迷迷地瞅着自己的两个男人,禁不住地在发抖。一个男人又矮又 瘦,留着小胡子,眉毛又粗又浓,看起来很卑鄙,虽然一直咧嘴笑着。另一个邀 请她过去的胖男人大约超重了有30磅,有点秃顶。都和她幻想中的男人相差好远。
 
  苏珊之前没想到要喝酒,只想着自己的体验。「恩——,来一杯白葡萄酒就 好了。」
 
  她温柔的说。胖男人想酒保示意要一杯白葡萄酒,另一个男人则起身挪了一 个位置,从而在他们俩之间为苏珊留出个空位。突然她感到她的裸背上有一只手, 是瘦男人推她坐下。
 
  虽然成功地避免衣服的缝隙露出下体,她的裙摆掉落到大腿两侧,只有中间 的摺边盖住了她火热的骚逼。
 
  苏珊羞红了脸,两个男人发现她在少的可怜的外衣下竟然不知羞耻地光着屁 股后都惊讶地瞪着她。
 
  「我是拉尔夫,这是我的好哥们吉姆。」胖男人一边色迷迷的瞄着她的身体 一边说。
 
  「嗨。」苏几乎都无法说话。她深吸一口气:「我是……饿……苏。」她有 点犹豫是否说出真名,但是就这么脱口而出了。她突然想起鲍勃,左右看着寻找 他,发现他正专心的注视着他老婆的困境。
 
  「衣服不错,苏。」拉尔夫恭维道,同时把一只手放在了她腰间。她定格了 一下,她能允许这样子吗?她看了她老公一眼。从鲍勃的角度,他看不到拉尔夫 的手慢慢地向礼服前面的v 形区域移动。鲍勃冲苏眨了下眼,一边窃笑着。 
  拉尔夫不敢相信他的运气。先是这个超级性感装的美女走进酒吧并且接受了 她和吉姆的邀请,现在她并没有阻止他的进攻。当他的肥手指移到她坚挺的乳房 下面时,轮到他犹豫了,他应该继续吗,她会不会打他耳光然后离场呢。 
  拉尔夫看了看他哥们,他正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酒友大胆的举动。吉姆点了下 头,拉尔夫的手扣住了她的乳房。他能感觉到年轻女人温暖的胸由于深呼吸而起 起伏伏。「你是个骚婊子,对不?」他一边玩着她的奶子一边低声说道。 
  苏根本就没注意,当吉姆拿起她的手,放在他的裆部上下摩擦着他坚挺的肉 棒。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她的幻想本来是和一个小说中的浪漫猛男一些调情和缓 慢的进展。可事实是她正坐在这被矮胖的30岁男人和他朋友抚摸,而且她是如此 的接近高潮。发生的事情既是错的,又感觉很棒。
 
  「我们去后面玩会桌球怎样?」拉尔夫一边拉她站起来一边说。「吉姆去拿 些硬币,我们到后面去打球。」他眨了下眼。「她好像很会玩杆。」
 
  他们起身向后室走去,那有一个台球桌和一些边桌。鲍勃准备起身阻止,但 是他想起苏珊对今夜投入了多大的热情。他知道他无法跟他们进去,他不喜欢她 和两个肮脏的陌生人离开了他的视线范围。
 
  酒吧里的两个老头也注意到拉尔夫和吉姆与那个第一次来的妓女去了后间。 
  「看来那几个小子有乐子了。」其中的一位说。「如果我再年轻30岁,我也 要去玩玩那荡妇。」
 
  鲍勃向门的方向看去,但是从他坐的位置看不到屋里。如果他挪到能看到里 面的位置,对酒保和那两个老头而言就太明显了,他们可能认为他是个偷窥狂什 么的。虽然鲍勃愿意他老婆实践自己的幻想,他可不喜欢被人当做变态。她知道 他在外面,如果事情失控,她会喊他或者向他跑过来。鲍勃又点了一杯酒,一边 等待。
 
  与此同时,吉姆和拉尔夫把钱放到桌子上,拿出桌球假装他们真的想玩。他 们都不确定这个美人愿意进行到何种程度,不想很快把她吓跑了。「你喜欢玩吗?」
 
  拉尔夫问着显而易见的引导性问题。
 
  「你觉得呢?」苏珊用她和鲍勃开玩笑时的无礼语调说。
 
  「我觉得我们应该押点赌注增加游戏的乐趣。」
 
  噢——,苏珊觉得自己被逼到了角落,但是她从来没感觉这么害羞和兴奋。 
  「比如什么?」她稍微有点退缩。
 
  「我们玩割喉。第一个出局的人受罚。」他一边说一边冲吉姆眨眼。
 
  「啊——,我玩的不太好,而且我没带多少钱。」
 
  吉姆有点偷偷摸摸地在她后面走来走去,「你有很多财富可以赌啊,宝贝。 
  而且肯定有很多比你透露的多很多的用杆技巧。可能是个专业桌球骗徒,你 不觉得吗,拉尔夫?「
 
  「我肯定她是。跟你讲,苏,我们来玩3 局,每局赌注5 美元。既然你没带 钱,我们让你提供些有价值的付出。如何?」
 
  苏珊竭尽全力的制止自己发抖。「好的。」她说,但她并不清楚她到底同意 了什么。
 
  他们让苏珊先开球。她俯身打球时意识到如果她身体过于前倾她的光屁股和 屄很容易就被后面的人看到。她的自我意识越来越强,以至于击球基本就没碰到 球洞。两个男人一起分布苏珊的球,似乎目的不是为了赢。她最终只进了两球。 
  「看起来你输了,宝贝。你要提供什么赌资啊?」
 
  苏珊的心脏怦怦直跳。她不能提供太多,不然事情会很快失控。「我给你们 两个湿吻,行不?」她紧张地微笑。
 
  「等等宝贝。我觉得我们想的是操屄或是口交。是不,拉尔夫?」吉姆提出。 
  「不,不行,我不能这么做,伙计。」她有些烦躁地摸了摸她的戒指。「我 是已婚的。我的意思是我出来为了找点乐子,但我不能和别人发生性关系。」 
  胖男人知道如果他们给的压力过大,就会错失这个机会。「好吧。不操屄不 过你得给我们看看你奶子。」
 
  苏考虑了几秒,觉得这不是什么大的代价。接受了比湿吻更多的要价,那下 一步可能就让他们摸她的奶子了,那也没什么,她这样想。
 
  她慢慢把窄吊带拉开露出左乳,摆出姿势展示下,右边也做了同样的事。她 微笑着高高的挺起胸站了数秒,然后向脱衣舞者那样摇晃它们。挑逗一直是件让 她兴奋地事情,今晚可是她所想过的最大胆的一次。「行了吗?」她问道,一边 想把它们遮起来。
 
  「不错的奶子,苏。但是你在干嘛啊?你输了。你就把它们露出来,我们来 进行第二局。」
 
  苏软弱的抗议被2 比1 的投票压制。
 
  与此同时,鲍勃一直试着探身看后室里发生了什么,两次他看到第一局时他 老婆拿着球杆来回走动击球,但是现在那边没有动静了。「再来一杯吗?」酒保 吓了他一跳,因为他正专注于那边在搞什么。
 
  「嗨,洗手间在哪?」他问道,希望它需要穿过后室或至少路过门口。 
  酒保指了指远处的角落。「听着伙计,如果你想偷看那个荡妇,没人会指责 你。去和老保罗和克莱姆拼一桌吧。他们已经看到她趴在桌子上击球时露屁股了。 
  他们的桌子位置是最好的,就在吉姆和拉尔夫他们旁边。「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altman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masked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